离歌里的流年【优美】

  • A+
所属分类: 优美散文

【摘要】 曾经我的伤逼我去成长,请你别小看刺痛的力量。不管怎样算都是往事一段。不退让,就到天堂。信乐团:《无尽无尽》一我渴望让自己安定下来。无论是感情还是生活都安定下来。这些年,我总是不停的漂泊。从一个地方到

【关键词】 离歌里的流年; 离歌里的流年; 流年;

本文“离歌里的流年【优美】”由散文精选网整理,仅供参考。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感谢你的阅读与支持!

  曾经我的伤逼我去成长,请你别小看刺痛的力量。不管怎样算都是往事一段。不退让,就到天堂。

  信乐团:《无尽无尽》

  一

  我渴望让自己安定下来。无论是感情还是生活都安定下来。

  这些年,我总是不停的漂泊。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从陌生到熟悉再回归到陌生,是我的生活。

  滚石不生苔。说得应该就是我这种生活状态吧?

  二

  感情是我的死穴。

  在我的心里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它在我心底最深处,任何一丝轻轻的触摸都会让我泪如泉涌。

  我不想让人看见我的悲伤与软弱,所以我把它深藏。藏在一个谁也看不见的地方。然后,在一个又一个孤寂的长夜里,我小心翼翼的打开被层层包裹的伤口,小心的检视,温柔的舔抚。伤口疼痛的感觉总是让我很舒服。它那么清楚的提醒我,我还活着,并让往事鲜活在我的眼前,一如昨天。我怎么允许它尘封?

  三

  到这个单位上班,是从来没有想到的事情。这么强权的一个部门,又岂是我这个平凡的小人物可以妄想的?我从来都是一个不做白日梦的女子。

  满眼望去,所有的同事,非富即贵,每个人都有很深的背景。

  既来之,则安之。

  我坦然的捧着自己喜欢的书,听着喜欢的音乐,在科长与同事满是怀疑的眼光里,做我自己。

  有求则柔,无欲乃刚。

  我做好自己就可以了。别人的悲喜又与我何干?

  这日与同事闲谈,我一时兴起话便多了起来。做人要想成功一定要做到处事圆滑工作认真。

  一言方止,被我称为玲姐的同事,立刻板起脸来教训我如风,你这种思想要不得,你年纪这么轻,却活得这么现实,不讨人喜欢。

  又是一个说我活得现实的人。在心底我轻笑。活得现实点不好吗?

  象我们这种孤身出来行走江湖的年轻女子,如果踩着尾巴头不会动,岂不死无葬身之地?早一头撞死在南墙上,尸骨无存了。这年头,有谁会有耐心,教你帮你?教精了别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岂不饿死?

  四

  我按时来到点走,每日只是坐在办公室里做完份内工作后就看书,看喜欢的书。

  是的,我对书比对人更亲切。更多时候,我觉得,书比人更可以相信和依赖。

  当然,闲暇时,我也会与她们,几个我称为姐姐的同事谈天谈地,听她们讲这个单位的一切。我总是微笑。倾听。我记住了父亲的话:多动耳朵少动嘴。

  遇到我感兴趣的话题,我会涌上满脸的茫然,再然后轻轻地问一句:姐,我没有听懂,请你说详细点好吗?于是,详细而又耐心的讲解开场了。

  我不是活在真空里的。要生存就得与同事搞好关系。如果不弄清单位纷繁复杂的人事关系,我怎么工作呢?喜欢与否是另外一回事。

  五

  我很勤快地打扫办公室,却不知道垃圾在工作时间是不可以堆到楼道里的。影响单位形象。

  他出现了。善意的提醒,并叫负责打扫单位公共区域卫生的孙师傅把垃圾清走。

  坐在办公室里,很客气的闲聊。

  我脸上挂着微笑,敷衍他。

  但是。很突然。他问到了我的感情事。

  瞬间,如一记闷棍重重地击打在胸口,泪就在刹那间流了下来。心底告诉自己,不要哭,至少在人前不要哭。

  可是。泪水失去了控制。我仰起头,它们挤挤撞撞地从眼角滑下、跌落

  是的,感情是我的死穴。

  他是武林高手,一击即中。在他面前,我不要提还手的勇气,连自卫的功力都被他一掌打散,再不能恢复原气。

  他,我是早闻大名的。他叫民。

  关于他的故事,是这个单位公开的秘密。

  关于他的传闻始终围绕着两个中心:一是钱二是女人。

  我很少见到他,因为我根本不与这个单位的人有交往。

  慢慢熟识了。

  发现他说话幽默又风趣。

  有这样的同事做伴,自然开心,工作时间快得象闪电。

  他很擅长给我描绘一幅生活安逸的美丽画面。

  我笑着,敷衍着。

  有钱人勾引女孩子的惯用伎俩。若当真,我岂不死定了?

  第一,我从不做白日梦;第二,我从不为钱或权出卖感情。真心换真心。钱与权只是让人活得更舒适一些罢了。

  人都是有感情的。交往久了,开始渴望每天见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心会呯呯跳。

  我这是怎么了?

  六

  他身边有一位与他交往近二十年的红颜知己。他们携手从青葱少年走到沧桑中年。他与她的故事比小说还精彩。

  两个相爱的人,不能相守,是一种悲哀。

  这是现实的残酷,也是现实的无奈。

  他们相识相知于他最落魄的岁月,然后看着他一步步凭着机遇与努力走到今天的高位。其中甘苦自知,却难于对外人道。

  我曾在私下揣想:当年二十岁的她在他眼里一定是完美的代名词吧?

  他对她的爱深到愿意把自己的身子低到尘埃里去仰视她。

  听太多的同事讲起他们的故事。

  他陪她打麻将。他给她接送孩子。他送给她形形色色昂贵的礼物。甚至她因装潢好新家要请好友聚会用的水果,也是由他买好再派司机送到家中。

  他是真爱她,也是珍惜她的。因为,他尽到了一名丈夫与父亲应尽的全部责任,并且比大多数男人充任这两个职位时做的更尽职也更尽责。而她却不是他的妻。

  二十年的岁月走下来。他的妻,她的夫在众人眼里是模糊的,是没有真实面目的两个影子。唯有,他与她清楚地活在大家的视线里。包括他们的恩爱与争吵。

  他是脾气很火爆,又很争强好胜的一个人。面对她时,从不肯对她有半句重话,也从不肯说一句苛责的话。就算是接她的电话,隔着电线也可以感受到他的一腔柔情。

  多么难得的男子,重情又重义。在现代是稀有动物了。

  七

  梅是我在临汾的唯一密友。

  梅是在所有自谓以正派二字自据的人的眼中令人不齿的二奶。

  这无妨我与她成为最好的朋友。

  梅是单纯的女子。单纯的相信爱,单纯的以为甘愿做一名男子心门后见不得阳光的绿苔,就可以留住爱的影子。

  对梅,我从来都是怀着悲悯的情怀。

  十八、九岁少不更事的年龄,独自从运城的乡下来到临汾,从最底层的服务员做起,到今日月薪5000元的高级酒店的餐饮部经理。

  十八、九岁的花样年华,因为独处异乡,渴望被呵护的寂寞情怀,偶然认识了比她大十二岁的亮。

  事业有成又口袋多金的男子,在不谙世事的少女眼中的魅力如正午的阳光,是刺眼而又耀目的。

  殷勤的电话问候,频频的饭局邀约,投其所好的小礼物。这一切在他们这些早已经历过爱情与婚姻,生活早已踏上既定轨道的男子做起来是那么的驾轻就熟又水到渠成。

  单纯不世故的梅就这样堕入了亮的柔情的网里。六年了,梅由少女变成女人,而对亮的感情随着时间累积也是越积越深,不能自拔。

  她因与同事去KTV唱歌,没有接到亮打来的十二个电话。目前,正处在与亮的冷战中。

  连续几日,我与梅。两名单身女子,两杯绿茶,躲在茶吧的包间里,开讲摩登女子的灰色心事。茶水由绿变白,茶味由浓变淡。心底的寂寞与伤感却是渐浓渐重。

  她似祥林嫂一样,每段话的开场白都是:如果那夜我没有和同事去唱歌而是直接回家,又怎会有今日的伤心?

  每夜每夜,我陪着她伤心,听着她絮语着她与亮的点点滴滴。

  我是个很好的听众。梅说我听。

  她说。家里的所有一切都是亮打点,他不让我动手做;如果不上班的日子他会在家给我做我最爱吃的排骨;以前没有给我买车时,他会接我上下班,同事们都羡慕我有一个疼我爱我的好老公;你看,这个手机是他买的,我们两人同一款式一人一个。那天早晨,他在楼下给我打电话,限我五分钟内下楼。他在车里等着我,给我买的汉堡和这个手机

  多少的说时依旧泪如倾啊。

  男人啊男人,你们到底有什么好?让每个女人为了你们的一颦一笑牵肠又挂肚?让每一个女人因了你们脸色的喜怒而在心里猜测复猜测?

  心情好点后,她也会问我,你还不结婚?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没有让你动心的人?

  我说,我对结婚没有半点热情。我说,我只想过现在的单身生活。

  我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梅不是一个八卦的人。她从未问过我的过去,她只关心现在的如风快乐与否。这是我可以和她长久做朋友的重要原因。

  对往事我是隐晦的,从不愿提起的。

  谁没有年少轻狂的过去呢?

  心底知道有一个男孩子用他年轻又热烈的感情温暖了我灰色的少年;心底知道有一个男孩子肯用他年轻的生命去维护他心中的爱情,保护他爱的女孩子。这于我就足够了。

  八

  许多个夜里,我都会做情景大致相同的梦。总是哭着要找回曾经的爱情,可是每次都是失望叠着失望,然后就会在午夜时分醒来,伤感地直到天亮都不能再睡去。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着。

  夜夜陪着我的是亮到破晓时分的一盏昏黄和一本又一本的书。偶尔也会在夜里坐在书桌前,在日记本里写下太多太多琐碎的女子心事。

  我习惯了与寂寞相依为命的日子。

  寂寞的滋味谁都要面对,快不快乐都是一种体味。

  当然也有心被孤独压抑得要爆发,想狂喊的时候。可是我连吵架都没有对手,只能在纸上乱涂乱画发泄心中的不满。

  我特别爱待在办公室里。尤其是一个人坐在静静的办公室里,就算什么事情也不干,只是坐在那里发呆,心里也觉得是种安慰。办公室里的氛围可以证明我不是一个一无所用的人,可以证明我是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的人。

  与梅相比,我不是一个勇敢的人,我不敢去爱,不敢去相信男子和爱情会给我想要的一切,包括幸福和快乐。

  九

  一月二日,是我的生日。

  可能是连续几天与梅在茶吧的包间里互诉心事的缘故,又或是活得太累太压抑的缘故,我忽然发疯似的有放纵自己的冲动。

  在电话里我约了他。挂断电话的一刻起,我心里想的只是沉沦。

  快乐?幸福?它们与我有缘吗?

  爱是带来快乐的最大因素,没有爱,何来快乐?没有快乐,又何来幸福的感觉?

  过生日真是个好借口。它让我名正言顺的做一次坏女人。狂乱又伤心的夜啊。清晨醒来,感觉象梦,不真实。心里充满了悲哀。瞧现在的如风,堕落的如风,我讨厌自己。

  人生就是一场戏。我就是那个逗人开心的小丑。

  十

  跟他在一起,从一开始就是我等他。等他有空闲,在我身边停留片刻,享受他给的点滴温柔。可是我仍然是快乐的。是荆棘鸟把胸口插在尖刺上的快乐。

  我小心翼翼地待在他的身边,怕自己一步走错或是一言说错,失去了他。

  转眼到了情人节。

  对情人节我是没有什么热切的盼望。以前是孤身一人。现在身边虽然有个若即若离的他,我仍然没有希冀奇迹出现。

  第一是因为在他身边有妻子还有那个她;第二是我的自尊不允许我低头。要给就是心甘情愿,靠祈求而来的,我情愿不要。

  梅发来短信,让我帮她编条短信。我在最短的时间内,编好一条又热情又深情的短信,心里有点小小的得意。我一向对自己的文学才能充满自信。快速的选择发送人并点发送。等到手机里设定的发送情况报告一出来,我傻眼了。怎么会发到他的手机上?我一边嘴里念叨着坏了坏了,一边赶紧发短信解释。越描越黑,他的手机关机了。

  我的脑袋变成了一片空白。赶紧打电话告诉梅刚刚发生的事情。

  几天后,他打电话找我,心是高兴又忐忑的。

  他轻描淡写的开口:我们这样做朋友就挺好,互相照顾。我不可能离婚,孩子都那么大了。

  说真话是好品德。在感情世界里最伤人的就是真话。

  我语无伦次,话不成句。始终没有说出心里最想说的那句爱的可贵在于,你在给予的同时已经得到。能给,就是最大的幸福。

  十一

  如果我与他的感情走到了尽头。我会顺其自然。如果分离是必须的,我会珍重曾经的牵手,也会记住曾经欢愉的美好。比如你曾经拥有过一个花瓶,某天它不属于你了,没必要砸了它才罢休。就让它在那里放着,知道它的容量,知道它是怎么回事,这就够了。

  某夜,我正在家看电视剧,手机忽然响起,陌生的外地号码,我顺手挂断。又响起,又挂断。第三次响起显示他的号码。

  你怎么不接电话?

  我从不接陌生的电话。

  我在湖北,办一件案子,过两天就会回去。

  那你明天晚上还要给我打电话。你不能再骗我。

  很忙的,有空就会给你打。

  第六感告诉我,他不会打的。他去外地都会带着她的。一如上次他去北京看病,陪着他的就是她而不他的妻。

  第三天我坐在办公室里看书,突然听到了他和一位女子的声音。我心狂跳。他难道回来了?还是我的错觉?我没有打开办公室门去看的勇气。

  所有的猜疑我全告诉了梅。梅说是我太多心了。

  梅说:我老公要带我去上海。

  梅无心的一句话,让我明白了。梅与亮的现在就是他与她的从前,而他与她的现在则是梅与亮的将来。

  手里拿着手机,听不清梅的话语,只能感觉到她的幸福与开心。

  原来老天让我认识梅,再认识他,就是为了要见证他们四个人的爱情,见证他们的从前、现在和将来。

  十二

  初恋男友的父亲因患胃癌去世。

  当我去奔丧的时候,本来睛好的天气,一夜之间飘起了漫天的雪花。冷刺进骨子里,我不住的哆嗦。又想起了十年前,男友刚去世时,我哭着去送他,写下了生命里的第一篇文章《别了,野蔷薇》。

  站在满是泥泞的院子里,我听着他的兄长与姐姐们的哭声。心里既悲伤又觉得是一种解脱。

  自从男友去世后,他的家人除了他的父亲外,所有的人都对我恨之入骨。唯有他的父亲一直待我如他的女儿,做错了事会批评我,但是又念念不忘我的终身,希望我可以有个自己的家,过快乐的安稳的日子。就算是我的父亲待我也不过如此而已了。

  现在老人家不在了,我与他们家的所有恩怨也该了结了。背负十年的人情包袱自老人家离世的一刻起,俱已化成云烟,消散在空气里。是该为自己好好活剩余的岁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