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军营【优美】

  • A+
所属分类: 优美散文

【摘要】“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拿破伦的这句名言,不知激励过多少当兵的人为实现将军梦而奋勇争先。 恍惚之中,当上将军的梦想,说来就来了。飘然而至的大盖帽,帽带由灰色变成了金色,肩章由两杠四星变成了无杠的金星。对照镜子,看着自己身着将军服的仪态,既威武

【关键词】 梦回军营; 散文;

本文“梦回军营【优美】”由散文精选网整理,仅供参考。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感谢你的阅读与支持!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拿破伦的这句名言,不知激励过多少当兵的人为实现将军梦而奋勇争先。

  恍惚之中,当上将军的梦想,说来就来了。飘然而至的大盖帽,帽带由灰色变成了金色,肩章由两杠四星变成了无杠的金星。对照镜子,看着自己身着将军服的仪态,既威武又儒雅,横看竖看,左看右看,前看后看,怎么看都好看,都可堪称是一尊男神!

  站在身后帮我着装的妻子调侃道:“真帅,比当年结婚的时候还要帅那么一点点。”

  我举起左手庄重地行了个军礼,“老婆,军功章有你的一半,向你致敬!”

  “对着镜子敬礼,我看你是在向自己致敬吧?”嘴里这么说的妻子,在镜子里却显得特别的满足、特别的幸福、特别的柔情,妻子接着喜不自禁地说:“你看你,兴奋得连左手右手都分不清了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俩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没完没了地笑了个如痴如醉,情深意长地笑了个泪水纷飞,笑声飞出了房门,飞出了营区,飞了很远很远,飞到了茫茫雪域,回响在万里高原……

  终于,我笑醒了。

  翻来覆去,再也不能入睡了。

  我退伍的前一年,分到我们《西藏民兵》杂志社任实习记者的一个大学生,军龄不到三十年,便已成为履职西藏军区副政委的将军;与我同年入伍的一个战友,我在总医院任传染科代理教导员时,他只是我科里的一名护士,他从事医护工作三十年后荣获大校军銜。我真后悔,当年面对自己家里的三个实际问题,不该坚持退出现役,而应该调成都军区,妻子可请病假回内地,病休一年后再调入成都。如果我至今没有退伍的话,按照正常情况,恐怕不会是在梦中穿上将军服了。

  我从小多梦,退伍转业之前的梦,有年龄的特色,基本上是不同时段做着不同的梦,唯独没有做过人们戏说的那种“花梦”,这可能与青春年少时正处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极左思潮甚嚣尘上有着直接的关系,特别是有一个貌似离奇的故事,对我的影响极深。

  故事中有个小伙子爱上了一个貌似天仙的姑娘,虽然他们同在一个车间上班,但他没有勇气向姑娘表白,一直如痴如醉地暗恋着。一天晚上,他梦见了这位姑娘并同她上了床……他醒来以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在梦中。虽然是梦,他依然觉得非常甜蜜,于是,他得意忘形地把这梦讲给了身边的几位工友听,不料这事儿很快在车间传开了,姑娘觉得无脸见人投河自尽了。对此,小伙子因“梦奸致死人命罪”坐了几年大牢,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我退伍转业迄今三十年,梦的内容变得越来越单一了,主旋律都是梦回军营。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我得知成都军区群工部官副部长调任西藏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的消息后,多少个夜晚几乎都重复着同一个梦。

  梦里,我的双臂一下子变成了翅膀,展翅从成都飞到了拉萨,找到了官副主任,我说:“官副主任,您在成都军区群工部时想调我,是我没让您遂愿,我错了,我现在请求归队,请您批准!”官副主任说:“我的确非常想要你,但现在你转业快三年了,基本上不可能了。”官副主任见我垂头不语,关切地问:“去年我听说要你到省军区《国防时报》工作,你怎么没去呢?”说起这事,我不禁放声痛哭起来,妻子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我摇醒了。

  那是我转业后的第二年,《国防时报》打来电话,说是报社总编要约谈我。总编姓张,是从成都军区《战旗报》调去的。据张总编介绍,《国防时报》是由四川省人民武装委员会主管、四川省军区主办的一张公开发行的报纸。说到这里,张总编还特意拿出中央军委杨尚昆副主席为《国防时报》题写的报头,让我欣赏了一会儿。

  张总编说:“我只知道你执意退伍到了地方,但不知你在哪个单位,是《战旗报》的一位老同事帮我找到了联系你的电话。按照相关规定,你虽然已经退出现役,但出于国防事业的需要,我们可以把你给请回来。”

  “张总编,什么请不请啦,什么相关规定啦,咱们都不说了,如果组织上真要我归队,我坚决服从!”我真有点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心情的迫切了。

  “相信你的国防意识比较强,但也不要急于表态,还是先考虑一下,也给你爱人商量商量再回我的话。”

  “说实在的,我做梦都想再穿军装。不过,我退伍快两年了,你看我还行吗?”

  “你是我们看好的人才,我在《战旗报》的时候编发过你的稿件,你的功底我知道。这次,省军区政治部向西藏军区政治部了解过了,他们对你的评价很高哇,说你在西藏时不仅受到过军区的通令嘉奖,还获得了‘西藏自治区优秀新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