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天籁之音【优美】

  • A+
所属分类: 优美散文

【摘要】这个季节是温馨而又撩人的。草长莺飞,暖风熏人。在这个季节里,我隐隐约约被一种声音所召唤,所牵动,所感染。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急躁,一股脑抛弃掉强加在身的虚幻之词,抛弃掉生生套在精神上的枷锁,还有无形的手镣脚镣。我催促自己冲出樊篱,去大自然,去原野,去

【关键词】 倾听天籁之音; 散文;

本文“倾听天籁之音【优美】”由散文精选网整理,仅供参考。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感谢你的阅读与支持!

  这个季节是温馨而又撩人的。草长莺飞,暖风熏人。在这个季节里,我隐隐约约被一种声音所召唤,所牵动,所感染。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急躁,一股脑抛弃掉强加在身的虚幻之词,抛弃掉生生套在精神上的枷锁,还有无形的手镣脚镣。我催促自己冲出樊篱,去大自然,去原野,去倾听,与天地交流,感受大自然的声音。

  在那里,相信能清晰听到来自大自然的声音,确切地说我想听地表深处的声音,听麦子发出的天籁之音。

  冬天过后,家乡平原上最多最惹人注目的要数麦子了。节气一到,麦子就会复苏蜕变的。麦子的复苏蜕变是在经历了漫长的冬季后,以近乎完美的形态自觉完成的。

  季节周而复始,永不停歇,衰老。该发出声音时必定发出声音,就像人到了青春期,该长出胡须喉结时必定长出。我年轻时,曾无数次听到大地的声音,听到植物生长的声音,听到万物窃窃私语的声音。这是上天寄予我的造化,让我有幸聆听。

  仿佛是在召唤,呐喊,又像是在集结,催促。我意识到,这是集体发力的声音,既来自于地核内部,又生发于地表万物。

  无须远行,即可置身于原野当中。当我气喘嘘嘘,急切地想要倾听,倾听,突然发现我已不是原野上的那个少年了。我变得畏畏缩缩,不得要领。

  顾名思义,要倾听则不能站立,不能半蹲半跪,否则是听不到的,那我就蛰伏在地。

  或许感官业已迟钝,或许面前的遮蔽物太多,或许遭受现代噪音的刺激太久,当我面对大自然,想要聆听大自然的声音时,直觉告诉我,听力已经明显下降,衰退,加上我的蛰伏姿势不正确,我没有听到来自大地的声音。

  佛讲修心要虔诚,心诚则灵。倾听也要虔诚,蛰伏不若匍匐,最直接最虔诚的就是匍匐在地。

  我匍匐在地。耳朵,贴近泥土,贴近大地。

  我是在听麦子的蜕变之声。这是一个细微的变化过程。直到若干年后,我才得以洞悉其中的奥妙。

  这种蜕变的自觉意识于我而言,是弥足珍贵的。倘若我像麦子一样在该蜕变的时候蜕变,该成长的时候成长,该成熟的时候成熟,相信我收获的一定是籽粒饱满的一棵麦子。

  大自然是教科书,麦子即教科书中的一个章节。仔细阅读,每一个字都是珠玑。我想,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完成自身蜕变过程。我所缺乏的,正是麦子的自醒意识,以及自觉的蜕变意识。如此说来,我尚不及一棵麦子。

  我渴望蜕变。不是身体的蜕变,而是精神的蜕变,是封闭王国向自由王国的蜕变。

  我的蜕变痛苦而又缓慢。不仅缓慢,且有所倒退。这就好似一只正在蜕变的蚕蛹,突然遭遇环境气候的变化,人为的干扰,恶意的诅咒,蜕变成为了变质,僵化,活生生变成了半死不活,蜕变于是不再是蜕变了。

  生存的空间愈来愈窄,且明显感觉到,周围处处充斥噪音,太多太杂的噪音,几乎硬生生塞入你的耳朵,你躲避都躲避不及,以至于变得麻木,迟钝。当然,我的耳朵并非失聪,而是充塞的噪音坚固地生长在里面,占据了整个耳窝。对外界的声音,不是排斥而是无法接纳。

  还有,那些变质的味道,无时无刻不弥漫在你周围的空气中。充斥进你的鼻孔,让你恶心,呕吐,头晕目眩。

  这些刺耳的噪音变质的味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侵蚀着我,让我消沉,萎靡不振。

  我想听另外一种声音,能缓解我压力的声音,那就是大自然的声音。

  倾听不止是单纯的机械的聆听,于倾听中感悟,思索,转化,升华,品咂出最能触动心灵的那一瞬,可谓于无声处听惊雷。

  是匍匐在地让我的倾听产生了效果。真真切切,我听到了麦子的声音。

  麦子要把自己变得粗壮,敦厚,根系是要往泥土深处扎的。而家族的兴旺发达则须成倍地开叉分蘖。这个时候,白天黑夜都能听到根系扎入泥土时发出的声音,顽强、倔强,坚韧不拔。它们齐心协力,以根须的柔软,探索生土的坚硬。这是一种锲而不舍的声音,是生命的张力与顽强的毅力共同迸发出来的声音。它深沉,浑厚,缓慢,不动声色。它是在地下发出的,在坚硬的泥土里发出的。尽管节奏很慢,然力度很大。

  同样,麦子的分蘖几乎伴随女人的分娩同时进行的。分娩是痛苦的,又是幸福的。在漆黑的万籁无声的夜里,一种脆生生的声音,脆的不能再脆,钢琴一样,此起彼伏,悦耳动听。

  无法判断这声音是来自于广袤的大地,还是来自于地核深处,抑或是遥远的苍穹。

  倾听是可以回放的。倾听的顺序亦可以颠倒,剪裁,加工,最后形成一个完整的链条。

  我试图回放麦子的最初声音。即在麦粒入土的瞬间,以及整个孕育过程的声音。

  田野一旦袒露无遗,恰好能听见泥土包裹麦子孕育新生儿般发出的呢喃之声。泥土孕育麦子实则孕育一个法则。寒来暑往的法则,生生死死的法则,生命轮回的法则。

  麦子的生长悄然无声。这始于麦粒入土的瞬间,且听它恬然入睡之声是多么安详,细微,在无声无息的酣睡中传递出春天来临的信息。麦粒的身体经过泥土的滋润,不经意间膨胀开来,变得愈发浑圆,饱满,生动。细听,它在与泥土交谈,互诉衷肠。

  生命的诞生是与阵痛相伴的。隐隐地,它似乎在动。几番挣扎几番呻吟,泥土接纳了它的裂变。

  于是,被激活了的生命以另外一种形式全新出现在我们面前。当它以微弱的气力怯怯地钻出泥土,已经全然感受不到针尖一般的声音了。孕育生命的夜晚是湿润的,甚至有湿漉漉的感觉。大地无声,却不寂寞。一种声音被另一种无声替代,温暖,醉人。

  在这样的夜晚,你不妨匍匐在地,耳轮紧贴泥土,用心感受聆听于无声处中的美妙之音,天籁之音。单纯和机械的聆听是徒劳的,虔诚和敬畏的聆听才能直击心灵。

  声音携带气味,芬芳而甘甜,丝丝缕缕沁入肺腑,进入耳膜。空气一样清新,水一样纯净。在田埂,在阡陌,立时就会闻到。闭上双目深吸一口,连露珠都会吸入体内。

  此刻放眼望去,整个田野皆满眼嫩绿,蓬蓬勃勃,生机盎然,仿佛世界被绿浸泡渲染过千遍万遍。一阵风吹过,便响起银铃般曼妙之声。

  老农民说,井有多深,麦子的根系就有多深。闻言我几乎惊呆,我惊奇于麦子的毅力,更惊奇于麦子的坚韧精神。

  扎根泥土,不歇气地向纵深延伸,直至接触到地下水。难怪麦子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如同神话一般的场景,让我无法诠释。

  当第一场春雨降临,麦子的根部滋润透后,就像刚刚睡醒的顽童一样伸了个懒腰。经过一冬的休养生息,麦子的能量爆发出来,春雨中的麦子欢呼雀跃,发出欢快的叫声,仿佛呢喃的燕子,排列成行,齐齐站立,迎接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清脆,悦耳,和着细雨的节拍。倾听这亘古不变的生命之音,不是“沙沙沙”,那是雨声,而是“嘶嘶嘶”,那是蝼蚁的鸣叫声,还有许多的和声,加入进来。我感知到的,是琴瑟共鸣的声音。

  新的嫩绿叶片替代了枯黄老死的叶片,是凤凰涅槃的声音。沐浴阳光春风,连骨节都脆生生作响,是生长中掩饰不住的喜悦之声。充满活力的麦子一旦起身,是任何力量阻挡不住的。它每天都在拔节,增高,吟唱,抒发情怀。

  麦子整个生长过程不断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声音。不同的生命感受和生命体验,生成不同的声音。一种声音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然后消解,又生成另外一种声音,再继续消解。生成和消解,循环往复,直至全部消失。

  最是拔节期间的声音让我痴迷,好似人在舒展筋骨的声音,一节一节舒展开来。而结穗开花的声音又仿佛情窦初开的少女发出的鼻息声,透着羞涩。到成熟时,籽粒在风的作用下,沙沙作响,沉甸有力。这时你会看到,阳光照射下的麦子饱满,结实,富有弹性。而每一粒比重相当,难分伯仲。

  成熟后的麦子急切盼望收割机的声音。麦熟一晌的谚语,印证了时令的急迫,当事人的焦虑。你耽误了农事,麦子会焦头烂额的。收割机隆隆的轰鸣,遮盖不住破壳而出的吵闹声。那沉甸、臌胀包裹在一层薄薄壳皮里的麦粒,迫不及待地挣脱出来。

  收割机的轰鸣声,涵盖了所有农民的心声。当最终的脱粒程序完成后,金黄的麦粒就摊晒在农民的记忆里,成为了一道风景。

  而麦子的声音,贯穿生命的整个周期。在周而复始的循环中,大自然亦完成了它的更迭。

  一粒麦子,分量很轻,又似乎很重。它发出的声音,既微弱,又振聋发聩。比之当下的噪音,不知要清爽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