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短章(三篇)【随笔】

  • A+
所属分类: 抒情散文

【摘要】1、大漠的夜 故乡的夜,被乡愁填满,像母亲的眼睛,牵挂的细绳糸在手指,飞多远也飞不出故乡。 小城的夜,被浮华笼罩,像无尽的网,束缚着手脚,纵横交错的阴谋时刻疯长,独善其身只是一种奢望。 大漠的夜,空旷,静谧,浩瀚。星星璀璨,光芒晶莹,依旧是当

【关键词】 散文;

本文“散文短章(三篇)【随笔】”由散文精选网整理,仅供参考。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感谢你的阅读与支持!

1、大漠的夜

故乡的夜,被乡愁填满,像母亲的眼睛,牵挂的细绳糸在手指,飞多远也飞不出故乡。

小城的夜,被浮华笼罩,像无尽的网,束缚着手脚,纵横交错的阴谋时刻疯长,独善其身只是一种奢望。

大漠的夜,空旷,静谧,浩瀚。星星璀璨,光芒晶莹,依旧是当初的风,月亮,与世俗无关,没有多情的忧伤。

来到大漠的人,不带一粒红尘,玷污圣洁的沙粒,五彩的沙砾,浩瀚的沙漠,像无垠的纸,尽情地抒写自已的性灵。

放飞吧,张开双臂和风一样奔跑,奔向沙谷,奔向沙顶,让风穿透身体,享受一次清爽。

怒吼吧,不要矜持,即使像狼一样嚎,也比在华丽的舞台,高歌一曲更舒畅。

哭泣吧,无所顾忌,即使像鬼一样哭,也比在世俗的礼堂,美丽的微笑更真挚。

站在夜幕下,不必听失败者的叹息,也不必听胜利者的凯歌,静下心,聆听远处的天簌,细听脚下沙砾的移动。就能释怀一切。

躺在沙砾上,不要回忆过去的荣耀,不要细数故事里的忧愁,用心丈量沙漠形成的过程,体会蚂蚁在沙漠生活的伟大,就能彻悟一切。

站在大漠的夜幕下,划一道线,为放飞自已,潇洒一回,再喊一次,预备—— 跑………

——2019.9.7

2、一只灰猫

一只灰猫,最普通,像一把黄土,满山都是。非常瘦弱,像母亲,弱不经风。

一只灰猫,却是母亲的伙伴,知己,总是伴在母亲的身边。在椿树下,陪母亲看日升日落,在路边,陪母亲看云卷云舒,在打谷场,陪母亲看春种秋收。在傍晚,陪母亲看月圆月缺,在屋檐下,陪母亲看人情冷暖,在岁月里,陪母亲看世态炎凉。

一只灰猫,听惯了母亲血汗流淌的淙淙声,听惯了秋风吹满秋叶,听惯了母亲腰腿痛的呻吟,听惯了岁月远去的嘀嗒声。

一只灰猫看惯了草活草死的繁荣枯萎,看惯了母亲孤独落寞的潮起潮落。看惯了四季轮回,岁月无情,看惯了母亲的日子坑坑洼洼的曲折。

一只灰猫,至死不渝地陪着母亲,只为感恩,正如母亲时时刻刻陪着一只灰猫,因为孤独。

——2018.22

3、一碗疙瘩

一碗疙瘩,麦子磨的白面做的,像一池泉水,漂着几片零星的青莱碎沫,没有华丽的色彩,没有奢侈的营养。

一碗疙瘩,就是母亲的一生。

过去,母亲为一碗疙瘩,流尽汗,滴尽血,上山挑粪,下山背柴,白天耕种,夜里突击,晴天割麦,雨天开会,一碗疙瘩舍不得吃,留给过节,留给我们,那是最幸福的享受,母爱就是一碗疙瘩。偶尔母亲吃半碗,那是她最甜蜜的享受,宿命就是一碗疙瘩。

现在,八十八岁的母亲,还在为一碗疙瘩奋斗着,汗水为亲人流干了,就凭满头的白发,青春逝去,就凭漫长岁月累累伤痕,血液榨干,就凭一身为亲人落下的疾病。

一碗疙瘩,母亲混的很艰难,因为多余,就像小时候我们混半碗一样艰难,因为贪穷。

——2019.8.23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