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随笔】

  • A+
所属分类: 散文随笔

【摘要】——写给我亲爱的欧囡宝贝 妈妈十岁前是在苏北老家生活的,如今关于老家的很多记忆在妈妈的脑海里已经变得模糊了。但苏北冬天的雪,妈妈记得特别清楚。小时候,每到年底,老家的雪都会下的很大。往往一觉醒来,向外看去:地上、树上、田野里、草垛上、屋顶上……到处都

【关键词】 冬雪; joycege;

本文“冬雪【随笔】”由散文精选网整理,仅供参考。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感谢你的阅读与支持!

  ——写给我亲爱的欧囡宝贝

  妈妈十岁前是在苏北老家生活的,如今关于老家的很多记忆在妈妈的脑海里已经变得模糊了。但苏北冬天的雪,妈妈记得特别清楚。小时候,每到年底,老家的雪都会下的很大。往往一觉醒来,向外看去:地上、树上、田野里、草垛上、屋顶上……到处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大雪下上几天,积雪便会漫过我们的雨靴,有时甚至漫过了我们的膝盖。所以,那个时候,大人们早上开门后的第一件事往往就是铲雪,清理出一条道这样方便一家人白天出行。但孩子爱雪似乎是天性使然。我们会故意踩着路边厚厚的积雪,听着鞋底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东家走到西家去给村上的长辈们拜年。与小伙伴们打雪仗那可是常有的事,有时在大人的帮助下,我们还能堆出一个像摸像样的大雪人呢。妈妈的印象里就有那么一个大雪人,堆在老家门前的小路旁。还记得我们先滚了两个大大的雪球做雪人圆圆的身体,然后用胡萝卜做雪人的鼻子,树枝做雪人的手,最后拿水桶当雪人的帽子。那时冬天很冷,雪人要过很久很久才会化掉呢。当然,开始化的雪就不好看了,因为和着泥水白雪就变成灰雪了。

  妈妈知道,欧囡也爱雪,爱玩雪球、堆雪人、打雪仗。可惜,苏南的雪不比苏北。所以,宝贝每年冬天即便是望穿秋水也不曾盼到一场像样的雪。但,即便如此,妈妈还是希望宝贝对雪的热爱不要减退一分一毫。因为,爱雪的孩子不会畏惧冬日严寒;不畏惧冬日严寒,又怎会惧怕烈日酷暑?不惧怕烈日酷暑,又怎会在意狂风暴雨?

  宝贝刚学过一篇文章《看菊花》。里面有这样一段:公园里的菊花好看极了。黄的,白的,淡绿的,紫红的,一朵朵,一丛丛,一片片,它们正迎着深秋的寒风开放呢。记得宝贝阅读到这一段的时候,对菊花不畏严寒的精神大加赞赏。是啊,菊花尚且如此,那么我们人呢?菊花没有御寒的衣帽,我们有;菊花不能通过食物或运动来获得热量,我们可以。那么我们能不能够拥有像菊花一样甚至优于菊花的品质呢?

  这些天,电视新闻里,广播里,网络上到处都在大肆宣传“寒潮来袭”的新闻,为了博人眼球有些媒体甚至打出了“世纪寒潮”这样触目惊心的标题。将这股寒流称之为“世纪寒潮”,可仔细想来这个世纪我们又走过了多少个年头呢?十五年,不过十五年啊。媒体界围绕这股寒流大做文章;教育界也为之一振,“休业式取消,提前放寒假”的消息从大江南北各方传来;朋友圈也被各种“寒潮”的消息刷屏了……在真正的寒潮来袭之前,我们好似已被意念中的“寒潮”包围了,笼罩了。

  宝贝,还记得《小马过河》故事吗?牛伯伯告诉小马河水很浅,小松鼠却说河水很深。最后,在妈妈的鼓励下,小马自己试探了一下水深。结果,它惊奇的发现:原来河水既没有牛伯伯说的那么浅,也没有小松鼠说的那么深。瞧,同一条小河,不同的动物对它有着不同的解读。那么,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信息大世界里,我们怎样才能拨开层层云雾,获取我们所需的真知呢?有时,我们可以像小马一样,勇敢的走出去,通过尝试的方式获取真知;也有时,我们并不能尝试,那这个时候怎么办?妈妈想啊,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修养我们的品德(也就是《大学》里面的修身哦)、积累我们的知识来帮助我们养成独立的思维力以及较好的判断力。宝贝,你的答案呢?

  送宝贝一首王安石的《梅》吧,让我们在大雪纷飞的季节里一起细细品读。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